千妲娜

须臾跳跃 1

•富豪与大兵
它是被剧痛唤醒的。
不是撕心裂肺那种,而是连绵不断的疼痛,从胸口、脸颊、胫骨、手指,从身体的各个地方传来。这让它迫切希望自己再睡一会好离开这里。但强烈的危机感驱动它,挣扎着打开双眼。四周是单调的蓝色与土黄色色块,随炽热的风延伸向远方的地平线。
它正身陷沙漠。半个身子埋在沙砾里,周围散落着不少铁片,身上还挂着一些。
阿富汗,绑架,心脏手术,钢铁盔甲,破坏,逃离,坠落。银森。
它颓然地摘下肩膀上松松垮垮的铁片,花了好一会把自己弄出沙堆。现在,它环视四方。蒸腾的热浪模糊了它的视线,让它产生了正置身黄色海洋的错觉。那沙海广袤无垠,绵延不断,被阳光一照,万点波光。而天地之间,只它孤寂的一人。
它只能确定身在雷吉斯坦。这处六万余平方公里的沙漠位于阿富汗西南部,只要能寻找到水源,沿河行走就能找到居民点。好消息是关押他的地点不可能离水源太远,它也能辨别方向。坏消息是它不知道往哪个方向才是生存之路。它有点后悔没加快新型卫星手机的研发进度了。
那么,它呼出一口气,心中升起莫名其妙的自信,随意选择了个方向进发。
灼热的风推动沙潮涌动,也推动他不停歇地向前。它用布蒙住头部,仍被烈日烘烤得口干舌燥,视线模糊。它踉踉跄跄地踏进沙地,再艰难地把腿拔出来,不断机械地重复这个步骤,沿着沙丘的起伏爬上滑下。它听着自己的呼吸、心跳以及沙浪移动时的响声,漫无目的又一心一意地走下去。
它坚信能够获救,无论向着何处,只要超朝前走,走到沧海桑田。它必然能够获救。
因此,当螺旋桨的轰鸣划破天空,它并未欣喜若狂,而是感到一阵如释重负。它挥舞双手追着直升机跑了几步,很快因为体力不支跪倒在地。它试了几次,但突如其来的松懈感让它再也没办法爬起来,只能维持着跪坐的姿势,混混噩噩地等待救援。在它逐渐昏暗狭小的视野之中,阿帕奇降落在五百米开外的地方,几个大兵匆忙跳下直升机,向它跑来。领头的那个身材高大健硕,一头金发在蓝天、阳光、与沙漠的映衬下璀璨夺目,美得触目惊心。
它不禁笑起来,史蒂夫。但它不能喊出这个名字,现在还不能。目前他们还未相识,还差25秒,200米。
托尼·史塔克昏了过去。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