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妲娜

须臾跳跃 3

·国王与骑士


它是被焦虑唤醒的。
它正躺在自己暖和舒适的大床上,被午后的阳光晒得软绵绵懒洋洋。但它却迫不及待地要清醒过来。门外有个人,压低了嗓音训斥着什么。
“我会通知国王陛下的。相信法洛公爵对于等待国王召见这件事也不会有什么怨言。”
“罗杰斯队长。”它笨拙扭动着从一堆枕头里坐起来,出声召唤道。
那人呵退了仆人,立刻推门进入,在做出它挥手的动作后心领神会地关上门。
“是的,陛下。”
“我觉得格雷戈会很有怨言。”
“贾维斯准备了蛋奶酥,加了朗姆酒和巧克力粉。”
它大笑起来,拍拍床垫示意罗杰斯坐到床沿。
“所以多亏了面面俱到的贾维斯,在面对格雷戈那张令人生厌的脸前,我还有时间和情人温存一会咯?”
队长自然而然地伸手环住了它。它身着白色棉睡衣,敞开领口,露出锁骨处小麦色的皮肤,春光旖旎,又温暖得不可思议。队长却把它重新按进被褥里,自己也顺势躺倒在他身边,“你还有时间再睡一会。”
“我假设你还记得格雷戈这次来公鹿堡是因为找到了击败奥创的方法。”
“嗯哼。”
“作为我的骑士却千方百计阻止我召见他?”
“作为您的骑士,我正在守护您不被疲劳击败。”他一本正经地回答。
它盯着他正直的蓝眼睛看了一会,叹息道:“可你还是心怀疑虑不是吗,史蒂夫。”
“他是您孪生的哥哥,目前的王位第一继承者。”史蒂夫一针见血地指出,“这是他统治法洛公国十年来第一次来公鹿堡觐见您。                           ”
“如果奥创击溃我们,拿下了六大公国,还有什么王位可以给他坐呢?”
“您相信他。”他的语调里仍保留了几分不理解。
“我相信他还有理智。”
它一边说,一边往史蒂夫怀里挪了挪,将他们的头靠在一起,用粗糙却热乎乎的手掌抚过史蒂夫的脸颊。“你会逃避履行对我立下的誓言吗,我的骑士。”
史蒂夫许久没有回答。
但它知道让他犹豫地不是答案,而是那个答案所代表的东西。它耐心等待着,等待着,因为它的情人是如此高尚,绝不会做出让它失望的回答。
“我不会。国王陛下。”
“很好。”它微微笑道,“那么我也不会逃避履行对这个国家立下的誓言。”
它允许史蒂夫将脸埋进自己的颈窝,安抚般地用手指梳理他的金发,闭上眼睛建建议:“现在问题来了。趁格雷戈还在享用蛋奶酥的功夫,我们应该温存一会呢,还是睡一会?”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