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妲娜

须臾跳跃 4

交点与通道

它生命里最大的谜题就是自己。

它每一次睡眠就会离开旧世界,每一次醒来就会到达新世界,进入一个全新的身体,在下一次睡着前代替此人度过一段时光。它没有自己的躯壳,大概算不上人类,它的生命是由无数段他人的生命片段窜连起来的。而那些被它短暂占有的人类,67%叫安东尼及其变体,43%叫爱德华及其变体,79%姓斯塔克及其变体,97%昵称为托尼。统计样本具有极高的重合率,简单来说,它认为接纳自己的那个肉体,实际上就是同一个人在不同时空的不同投影。

他们是贵族,是战士,是商贾,是教师,是挑战教会的科学先驱,是翱翔宇宙的梦想家。他们黑发蓝眼蓄着山羊胡,保留了一些古罗马与高卢人种的体貌特征,算得上是个机敏帅气的男子。他们通常具备一定社会地位,生活富足,又有些离经叛道。他们游戏人生又重情重义,挥霍无度又慈悲善良,他们尖酸刻薄又真诚友好,尽管他们之中没有哪两个人是完全相同的,却拥有本质相似的心灵。它将他们统称为托尼·史塔克。

在成千上万次附身式的跳跃中,它建立起一套独特推论。它并非能通过通道穿梭于时空宇宙,它本身就是那个通道。它无始无终,无边无际,无内无外,自有永有。就像个克莱因平面,能突破一切界限。它不是生命,却具有思维——这部分它还没想通。它与无数个宇宙相连,在无数个宇宙间跳跃,无法选择下一次醒来的宇宙,也无法在任何宇宙停驻。这是它的生存模式。就像呼吸之于人类,它是你生理机能的一部分,你离不开它,也不能控制它。

它观察过好一阵,几百次,或许上千次。一旦它到达某个时空就会接受那个托尼的思维、学识、记忆。而他在亿万次跳跃时积累到的那些却不会同等回馈给托尼。它能保留自己的思考能力,能代替托尼做出决定。它做过颇多试验以确定自己能对托尼以及托尼的世界造成何种影响,顺带一说,它觉得自己能拥有此类严谨求实的科学实验精神也全赖之前那些托尼们的影响。最初它只是决定喝一杯蔬果汁,捏着鼻子看一部爱情电影,或者沿着街道的反方向行走。逐渐演变成离家出走,稳定的男女关系。最后它甚至关闭了斯塔克工业最来钱的武器制造部门。你猜怎么着,托尼和他的世界并不会因此崩溃或其他什么,他们只会沿着它心血来潮的决定继续下去。就好象它的决定,原本就是被它暂时替代的托尼会做出的决定。就好象它原本就是托尼。

它很容易就接受了以上那些设定。既然它没办法改变生存规则,没办法永远离开时空跳跃的束缚,那就好好享受这趟无休止的旅行。它喝过最好的红酒,睡过最辣的女孩,被最辣的女孩打断过脊椎骨,蹲过监狱,当过总统,在网络数据流中永生,也被疯子开颅而死,拿过好几个诺贝尔,几乎都是物理奖,有不少天神朋友。天神?说真的?!托尼·斯塔克就是如此丰富多彩永不止步的人,它为每个世界的自己由衷骄傲。

它的旅程里还有另外一项参照体,史蒂夫·罗杰斯。他是个英俊的年轻人,金发碧眼,笑容迷人,具有人们可歌颂的一切美德,光辉得不像条真实生命。在无数世界里,他与托尼或是亲密无间的挚友,或是和睦友爱的家人,或是知根知底的对手,或是惺惺相惜的同僚,或是不离不弃的爱侣,或只是初次邂逅相视一笑的陌生人。如此多的世界,如此多的时空,如此多的史蒂夫,只要它醒来,不管向东还是向西或者哪里都不去,不管工作还是游戏或者什么都不做,即便只是无所事事地等待,他都会出现。

这让它的每次跳跃变得安心而平静。无论何种险恶环境都不会让它丧失希望,因为它知道史蒂夫就在不远处等着它,史蒂夫一定会帮助它。这个念头就像枚小小的火花,在惊涛骇浪里,在断垣残壁中,在万念俱灰时,照亮它不被黑暗吞噬。

如果它是连接无限宇宙的通道,那么史蒂夫就是它与无限宇宙连接的交点,只要它到达新世界就一定能遇见史蒂夫,哪怕是阿富汗的茫茫戈壁,敦刻尔克的烽火硝烟,还是纽约的千万人群。

他们必然相遇。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