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妲娜

须臾跳跃 6

古神与新神

 

它是被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吵醒的。

深春的空气温和湿润,昏昏欲睡的它不情不愿地抬起眼睑。来人金发碧眼,身着刺绣彩袍,参金的粗线系在腰间,衬托出他健美结实的身材。那是史蒂夫,除了史蒂夫还能有谁?它总是能遇到史蒂夫,而这个托尼总在下午、日光照耀的时刻与史蒂夫见面。他们会四处游历,互相传授知识,或者什么都不做,享受一个空气清新鸟语花香的下午。

史蒂夫挨着它坐下,不使力地敲了记托尼的肋骨,让它更清醒了些。“今天有什么安排。”

“一起研究船只龙骨的改造方法?我之前教你的预言法则都记熟了吗,练习一下?那你吹笛子给我听,听说你刚向欧忒耳珀学了首小夜曲。”托尼观察着史蒂夫反应,他没有表现出反对,但托尼了解他,知道这些提议都没能引起他的兴趣。“你的意见呢?”

“我说想听听提坦与奥林匹斯的战争历史?”

哇哦。托尼眨眨眼。

他们是这个世界的神祇。永生永在,不凋谢,不老去。

托尼的父亲伊阿佩托斯与史蒂夫的爷爷克罗诺斯是兄弟,两位母亲则是堂姐妹关系。托尼是一个地道的提坦,降生在黄金时代,正值克罗诺斯的统治时期。这位二代神王曾经用暴力手段推翻了父亲乌洛诺斯的王朝,因而被诅咒世代遭受相同命运。此诅咒果然应验在史蒂夫父亲的身上。不甘心失败的克罗诺斯联合提坦一族发起反击,史称提坦-奥林帕斯战争。而托尼却背叛他的种族,加入奥林帕斯一侧,有人觉得他背信弃义,有人却认为他识时务者为俊杰。战后他成为新神王的座上宾,成为新世代诸神的一员,见证奥林匹斯的繁荣,享受神王的馈赠。但他仍然是一个提坦,是奥林匹斯山上成千窗户与繁文缛节里的陌生人。

相反史蒂夫是神王的首生子,奥林帕斯十二神之一,继承了父亲的勇敢与母亲的智慧,是神王血脉中最强大的一位。他是热爱和平的战神,是苦难生灵的庇护者,难能可贵的是对神族与世界的绝对忠诚。他是如此高尚无私,从未为自己谋取过半分福祉。神王曾因害怕他会延续诅咒而千方百计阻止他的诞生,如今他却因了自己的赤诚与仁慈成为奥林帕斯诸神中最受爱戴的一位。

他们是挚友。

但他们从未真正谈论过彼此的出身,立场,以及各自族群争权夺利你死我活的战争。

托尼起身拂开裹在身上的长袍,让手臂裸露在阳光下,推脱道:“你可以找缪斯,她们有世上最优美的嗓音与最华丽词藻,一定愿意为神王的首生子献上出色的歌谣。”

“我听烦了卡利俄珀歌功颂德的诗篇。”史蒂夫皱起双眉,露出任谁也不忍心拒绝的可怜表情请求,“来吧,我想听听一个提坦是怎么看待那场战争的。”

“一个投靠了奥林帕斯的提坦。”托尼挥挥手纠正,“我的父亲如果能从塔耳塔罗斯爬出来,会做的第一件事大概就是掐死我吧。”

“可你劝阻过伊阿珀托斯不要与我们的父神作对,是他的刚愎自用导致了失败。”

“看,这就是一个奥林匹斯和一个提坦的区别了。”托尼饶有兴致地望着他,眼眸里闪烁着智慧之光,“在你降生之前,奥林匹斯的权威已经遍及大地。你自然觉得与你的父神作对是自取灭亡。但提坦战争持续十年始终胜负未明,如果神王没有听从瑞亚的建议联合百手神,或许今天就要换成两个提坦坐在这里高谈阔论奥林匹斯没有自知之明了吧?”

“是这样吗?”史蒂夫微笑起来,伸手随意摘下身边的形如蝴蝶展翼般的花朵,“这片草坪上有那么多番红花、紫罗兰,现在在我手里的却偏偏是一支鸢尾。历史没有如果,因为任何历史都是由我们的所作所为决定的。提坦战争的胜利者既然是奥林帕斯,就必然是奥林帕斯。今天会坐在这里高谈阔论的也只能是作为提坦的你和作为奥林匹斯的我。”

“让人印象深刻的辩论。”托尼不得不承认。

“我有个能言善道的异母胞弟。”

他们心照不宣地转换了话题,起身沿着河岸悠然散步。昨天他们去了XXX,前天则在XXX,大前天XXX。他们徒步游历神王治下的名山大川,感受阳光雨露,时节轮转,生死枯荣。譬如这拉冬纳斯河,在拉冬的庇佑之下两岸生长着郁郁葱葱的芦苇、番红花,稍微远离河岸之处交错着桃金孃、柽柳、月桂树,在如今的时节正各自绽放白色、桃红的花蕾,朝气蓬勃,清香怡人。茁壮的树干之上还趴满了常春藤,绿叶尖端由红色点缀,颇为可爱。他们已经无数次来到此处,无数次欣赏过此处的风景,却仍不知道在落下下一个脚步时,会不会发现前所未见的新生嫩芽。

而今日的惊喜却来自一具骸骨。他以一种扭曲的姿态倒在草地上,显然死得并不平静。河水与动物都没有侵犯过他的尸体,以至于托尼与史蒂夫俱能看清他圆睁的双眼,大张的嘴巴,痉挛的肌肉,并借此想象出他面对生命终结时的苦苦挣扎。

“这是雷霆之火。”它听到史蒂夫说,“是那个提坦。”

然后托尼想起来了是哪个提坦。

那个贸然闯入伯罗奔尼撒的提坦。当时诸神聚集在奥林匹斯山上参加神王筵席,在千篇一律的佳肴歌舞中,击杀一个越界的提坦似乎是唯一能引起欢呼的时刻。

托尼还记得那个提坦四肢欣健,动作粗野,年轻懵懂的面容上还带着对事件万物的探索之心。托尼并不认识他,它猜这位不知名的堂兄弟应该出生于提坦战争之后。提坦神族或被打入塔耳塔罗斯,或被赶到世界边缘、蛰伏于无主之地。他一定没有见过广阔无垠的大地,瞬息万变的海洋,以及明暗交替的天空,才会被自然与生命的力量吸引着不知不觉离开提坦的聚居地,走进了奥林帕斯所辖,招致神王惩罚。

它触抚那具残骸,焦黑的身体随即碎裂塌陷成一堆尘埃。不知是神王雷霆余威犹在还是这位提坦的生命之火不甘心就此熄灭,托尼感觉到若有似无的一丝温热,萦绕在指尖久久不散。它心念萌动。自拉冬纳斯河捧起一鞠河水撒入余灰,搅拌碾匀,揉搓捏拉。他灵巧的手指舞动,以记忆中那个年轻提坦的形貌塑造手中泥人。它先搭起一具简单的骨架,再给细长的四肢加上肌肉,瘦削的腰部划出曲线。他应该有善于奔跑的腿脚,勤劳耕作的双手,健硕有力的肌体,英俊动人的容貌。托尼用芦叶杆磨细的尖端刻画出泥人明亮的眼眸,笔挺的鼻梁,翘起的嘴角和微卷的发丝,一边端详,一边不禁笑了起来。他还应该有生存的智慧,它心无旁鹭地计划着,有适应世界变化的能力,有向善的决心与向恶的惯性,善良而残酷,软弱而坚强,慷慨而苛刻,严谨而放纵,美丽又丑陋。他的本质与这世上一切生命及神灵并无区别。

它召唤来周围的动物,从雄狮身上提出勇气,从兔子身上提出谨慎,从狐狸身上提出狡黠,从猎鹰身上提出奔放,从小鹿身上提出谨慎。它将这些特征融合在一起,化作一团微弱的光点,由它指尖指引,封入泥人胸膛。

现在泥人看起来栩栩如生了。它把自己的创作摆在草地上扭出各种思考、舞蹈、冥想的姿势,欣赏了一会,又很快不满意起来。它创造的应该是个有喜乐有忧愁的生灵,而不是一个任人摆布的玩具。它一定是不自觉地露出了些孩子气的懊恼表情,史蒂夫噗地一笑打断了它的自我沉浸。

“我想让他们活动起来。”它解释道。它是提坦的神祇,从氏族战败开始就丧失了引燃生命火焰的力量。

“让我来试试。”言罢史蒂夫凑上前,把泥人捧在掌心里,端到跟前,以极轻柔极呵护的动作往泥人额头吹去一口气。他们凑在一块儿摒息观察,史蒂夫身上青草的香气弥漫四周,让它觉得如沐春风。随后就在眨眼的间隙,小人抽动了一下,原本泥刻的眼眸脩然出现神采,。

“嘿!”托尼惊喜地喊起来,小人被声音惊吓,嘭地跌坐进史蒂夫手掌,又手忙脚乱地想要爬起来。他的动作还僵硬不协调,试了几次才找到平衡。史蒂夫浅笑着,轻手轻脚地将小人放回地面,看他学着翻滚、走路、跳跃、发出咿咿呀呀不成文字的声音。托尼看得入了迷,克制自己想要逗弄、帮助小人的欲望。他出生于污秽的提坦身躯与洁净的拉冬纳斯河水,不曾受到诸神的祝福,也不会得到诸神的庇佑,他的一生里会遇到饥饿、寒冷、猛兽等各种各样的困境,却终将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渺小却独立。

“我们不能总陪着他,得给他再做个伴儿。”史蒂夫建议。

托尼若有所思地盯着年轻提坦的骨灰余烬:“我们可以做出一支小队来。”

两位神祇花掉大半个下午来做这事,托尼雕琢出他们的形貌与灵魂,史蒂夫赋予他们生命。托尼喜欢更随性地行动,捏出各不相同的泥人。有些结实健壮,有些矫健灵活,有些俊美可人,有些貌不惊人,有些沉稳多疑,有些急躁坦荡。它招来更多动物,用各种各样的特征去充实他们,让他们每个都独一无二。史蒂夫就会带着欣赏与喜爱赠与他们生命的气息。先生的小人立即围上前,向后生的传授控制肌肉的方法,用比手划脚与单调的发音互相交流,他们会手拉手穿过草丛探索河岸,也有活泼大胆地喜欢绕着神祇脚边打转,拉扯他们的长袍往上攀爬。

所有一切让史蒂夫心中充满柔和喜悦的爱意。他们用尽最后一点骨灰,制造最后一个泥人。由于原料用罄,他们不得不做出取舍。这末生子身材瘦弱,脑袋却比他大兄长们略大一些,托尼遣散了动物,只从自己身体里取出智慧,又从史蒂夫身体里取出慈悲。这注定是个与众不同的小人,他的身体更加柔软,需要更多时间才能学会爬行与站立,但一旦他能够走动,就来到神祇身边,不理会召呼他玩耍的兄长们,安静地倾听托尼与史蒂夫的对话。

“所以我们应该给他们起个名字。必须大气、特别、充满智慧、朗朗上口!”

史蒂夫纵容着托尼的奇思妙想。却有一个微弱的声音艰难地插进起来,在一片嬉闹声里格外清脆。

“迪蒙。迪蒙。”小人皱眉摇头,似乎很不满舌头口腔无法搭配出他想要表达的那个词,又变化着发出几个相似的声音。“呆蒙。”神祇不理解他想表达什么,侧头凝神以待。

“戴蒙。”他终于说出了那个正确的发音,长长松了一口气,仰头抬起亮晶晶的眼睛,期待着造物主的反应。戴蒙,正是托尼赐予他的“智慧”。这让它极为自豪。“看,”它对史蒂夫说,“果不其然是个智慧的生灵。”

“那么就把他们命名为迪蒙怎么样?一个近似于智慧的新创词,与世上所有的的词汇全无相同。就像他们本身,与这个世界其他生灵全无相同一样。”

他的语调里充满了平日难得一见的骄傲。因为他拥有谦虚自省的美德,但当他谈论迪蒙时闪闪发光的面孔,让托尼想起世界上所有父母谈论起孩子们喜不自胜的神情。这让它忍不住想要使个恶作剧捉弄他一下,看他露出烦恼的样子。

“可你知道,这些独一无二的生灵却来自提坦的残骸,被你父神的雷霆击中过,诞生于罪恶。”

“我们的神王不也是提坦之子吗?算起来,他还是你的堂兄弟。”史蒂夫调皮地眨眨眼。

这原本是个极普通的笑容。眼眉弯成极普通的样子,嘴角扬起极普通的弧度,微风极普通地吹拂而过,将史蒂夫的刺绣彩袍极普通地撩起小小一角。可这笑容却蛊惑了它,让它忽然产生了想要倾诉内心的冲动。他那些隐匿的、叛逆的想法,在狄俄尼索斯的佳酿作用下、在奥林帕斯佳丽环侍中也未曾吐露过半个字。它知道终有一日,自己会为今天的行为懊悔不及。但它就是无法抑制内心蠢蠢欲动的渴望,想要向史蒂夫清浅透亮的蓝眼睛袒露全部的自己。

“现在已经没什么人记得提坦这个词的含义了。”托尼缓缓说,“但从前,当我们的先祖刚刚离开大地母神的子宫,反叛淫奢的天空父神,建立宇宙秩序,塑造黄金人类时,他们赞颂我们的名字,提坦。意为天之骄子。”

史蒂夫倾听着。震撼,而平静。一瞬不瞬地直视托尼的双眸。“你仍然是一个提坦,仍然为这个名字的含义而骄傲。”

“你错了。我只是茫茫世间的普通生灵。我是提坦,是奥林帕斯,我是背叛者,是先觉者,是识时务者,是智慧者,我慈悲心肠,诡计多端,洞悉未来。但那又如何,我便是我,不被任何身份、形容、他人的期待左右,所有骄傲也只是源于我。”

它的声音没有多响亮,语调也没有多坚决,史蒂夫却不禁走上前去,像是在面对无价之宝似的细细端详着它,抚摸它的脸颊。他像是想哭,又像是在笑,深深眷恋,浅浅哀伤。

“我仿佛听到了你对自己命运的预言。你不会被提坦这个名字束缚,也同样不会被奥林帕斯诸神与神王束缚。你总是如此自由不羁,擅长独自决断并且坚定不移地实践,终有一天你会走上自己的道路转而对抗我们。你会被神王憎恨,被同僚排挤,即便是我也将亲手赠你灾祸。你将承受无尽的苦难,无法再享受林月岚风,可你不会后悔,对吗?”

托尼熟悉那个口吻,它的所有预言也是用相同口吻说出的。它想对史蒂夫开个玩笑,问他是不是每天晚上都偷偷练习了,竟然已经熟练到敢预言师傅的未来。但最终它只是垂下眼睑,反问。

“此时此刻,我不正走在自己的道路上吗?”

于是他们并肩躺在草地上,被载歌载舞的泥人们环绕,等待夜幕降临。


评论(2)

热度(10)

  1. 陆拾柒千妲娜 转载了此文字
    这是个系列,超好看!然而大大上次更新已经是在2014,大概可能没有7了吧……不过不要紧,每一章都可以